旅遊日期:      2011-03-21 & 2019-01-13

旅遊地點:      土耳其: 伊斯坦堡[托普卡匹宮]

 

本部落格內的文章,僅供個人瀏覽。任何個人或/與機構(公司、媒體、網站等)未獲得本部落格作者書面授權之前,禁止轉載、轉貼或是用其它方式引用全部或部分內容(文字或/與照片)至任何公開的非商業或商業目的之用途。任何擬引用或轉述文章內容&照片者,請以e-mail聯繫trilobite_jesse@hotmail.com

本文是一系列有關土耳其之旅的第20篇文章[建議按編號順序閱讀]

上一篇文章: [68]: 土耳其(19): 伊斯坦堡[海峽風情][http://jeje4fp.pixnet.net/blog/post/278437612]

下一篇文章: [70]: 土耳其(21): 伊斯坦堡[藍色清真寺][http://jeje4fp.pixnet.net/blog/post/278944604]

 

      在上一篇遊記裡筆者記敘過君士坦丁堡在西元1453年淪陷於奧圖曼土耳其的攻掠本篇文章要介紹的主題--托普卡匹宮(托普卡匹皇宮;Topkapi Palace; Topkapi Sarayi)正是當年東羅馬帝國帝都的皇宮。很難置信的一件事是,君士坦丁一世時的東羅馬帝國轄有幾乎整個巴爾幹半島、小亞細亞半島、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等地,然而到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時,所謂的帝國就只剩下君士坦丁堡一座孤城而已

      雖然是孤伶伶的一座城,在中世紀以冷兵器為攻防主力的年代只要能控制海權與擁有足夠的防禦兵力,無論想從海面或陸地攻破城牆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君士坦丁堡的城牆共長13面向海洋的部分為單層城牆[照片1]靠內陸的部分,則3層城牆

[照片1] 面向海洋的單層城牆

20190113 (460A) 眺望托普卡匹皇宮(Topkapi)[伊斯坦堡].JPG

3層城牆從外向裡分別是[照片2]:

Œ   胸牆(Breastwork): 其實就是寬5015呎的護城河的內壁

 外層城牆: 25設有若干座碉樓

Ž 內層城牆: 40設有112座高度達60呎的碉樓

各道牆之間有一塊20碼寬的空地,很像我國古代城池的甕城。當敵人突破外面一道進入此區域,將立即受到來自3個方向的火力狙殺。

[照片21] 面向內陸的3層城牆

20110321 (160A) 伊斯坦堡城牆 [伊斯坦堡(Istanbul)].JPG

   既然有3道如此高聳強固的城牆每兩道之間又有必死的狙殺區,為何這樣的金城湯池會被攻破?何況奧圖曼土耳其只有145~350艘小戰船4艘載來各種補給與兵力的熱內亞大戰艦都攔不住有何能力封鎖東羅馬帝國的海上交通?更何況,筆者在上一篇遊記{[68]: 土耳其(19): 伊斯坦堡[海峽風情]; http://jeje4fp.pixnet.net/blog/post/278437612}中提過,東羅馬帝國還在少女塔設置巨型鐵鍊足以阻絕奧圖曼土耳其不太有力的小型海軍的騷擾

    之所以如此,可能的原因為:Œ西元1453年的東羅馬帝國只剩虛偽奢糜的朝野。多數人都在所謂愛國民粹的假面具之下,謀私圖利,忘卻公益。當君士坦丁十一世皇帝向城內為數25萬的適合服役的男子徵募勇士時,居然只有區區4973位志願者。最後連同所謂的外籍援兵,不過8千之眾,卻要守衛總13哩的城牆--平均每哩只有615人,卻要負責一天24小時的警衛與作戰。帝國信仰的希臘正教與其它中西歐地區的羅馬公教的對立,阻卻共同對抗奧圖曼土耳其擴張的戰略同盟的可能性。只要看以下兩段話,就能明白問題的嚴重性。西元1073年,教皇格里果里七世說:『寧可讓永遠受回教徒統治,也比由那些拒絕承認天主教權力的基督徒統治好一點』。西元1452年,Lucas Notaras大公爵說:『寧可看見這座城市(意指君士坦丁堡)落入土耳其人手中也不願意讓它受拉丁支配』。這兩段話,與清朝末年軍機大臣剛毅說到戊戌變法失敗後講的:寧可贈之於朋友(意指東/西洋列強)而必不諸家奴』,是否如出一轍的顢頇心態啊?在整個圍城期間(西元14523~1453529)只有威尼斯共和國熱內亞共和國基於維護貿易利益以及教皇基於兩個教會同意合併的願景之下提供了有如杯水車薪的援助其它強權諸如日耳曼西西里匈牙利卡塔羅尼亞等從未派遣援兵或予以任何實質的物資協助

      反觀奧圖曼土耳其方面,21歲即位的穆罕默德二世蘇丹,雖然性多猜忌殘酷,但卻被評價為『集青年人的勇敢進取,與老年人的審慎智慧於一身』。與多數蘇丹不同的是,他喜歡戰場生活,總是親自率軍征戰。習慣徹底地做好計畫、周詳準備,然後按照他的意志執行。羅馬帝國衰亡史巨著的作者Edward Gibbon以這樣的一句話評論他:『和平在他的嘴上,戰爭卻在他的心中』。風雨飄搖的東羅馬帝國應該說處於風雨飄搖中的君士坦丁堡孤城面對的正是這樣一位從青年時期就把征服君士坦丁堡當作心願的對手而且穆罕默德二世蘇丹擁有一支完全效命於他的軍隊。更加如虎添翼的是,這支軍隊還擁有總數48門大型火炮與64門小型火炮的遠程投射火力這裡給讀者一個參考數據,其中最大的一門砲,雖然一次裝藥射擊操作需要2小時,亦即每天最多只能發射8,但是每次能夠推送重達660公斤的石質圓彈,轟擊君士坦丁堡的城牆

    奧圖曼土耳其用盡強攻、塔樓、坑道爆破等手段後,終於在西元1453529日凌晨發動海陸總攻擊。本文是一篇遊記,所以筆者無意敘述戰鬥細節,在此僅為具有血性情操的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紀錄一句臨終前說的話:『上帝不許我做一個沒有帝國的皇帝,我將與城共存亡』。他陣亡於被攻破時的亂戰之中。

    歷史事件總是會激起一些蝴蝶或漣漪效應。君士坦丁堡淪陷於奧圖曼土耳其人之手後這個新帝國雖然於西元1571年遭逢李班多海戰(Battle of Lepanto)的挫敗,卻是直至西元1683年在維也納圍城嚴重戰敗之前,都有如主人般的君臨歐洲各國疆界。事實上,由於穆罕默德二世的睿智,刻意支持希臘正教教會,東方天主教社會與羅馬公教國家的分裂遂成為定局。但是,也正是由於希臘菁英向西方世界流亡,終於逐步間接的催化中世紀的文藝復興運動的發芽茁壯。若是以一城一地的政權更易,只是那些人的喜與悲。但從整個人類歷史角度來看,君士坦丁堡變成伊斯坦堡卻也是推動西方世界文明擴展的發軔之一

      以下的遊記,筆者將試著帶領讀者們瀏覽這座伊斯蘭化的舊皇宮。還是得感謝穆罕默德二世,破城之後,在蘇丹發布結束劫掠的命令之前,儘管許多居民喪生,但是這些宏偉的建築幾乎全都完善的保存下來了。

托普卡匹宮(皇宮;Topkapi Sarayi; Topkapi Palace)位於伊斯坦堡舊城區東端山丘,它不全然是東羅馬帝國遺物而是穆罕默德二世由原有的拜占庭宮殿擴建的,圍繞皇宮的防衛城牆就長達5km[照片3]。在西元1853年,麥吉德一世(Abdülmecit I)蘇丹將皇居與行政中樞遷移至朵瑪巴切皇宮(Dolmabahce Sarayi)之前[參見上一篇遊記]這兒就是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發號司令的所在。西元1985年,皇宮獲選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名單之中。

[照片3] 環繞托普卡匹宮的城牆[拍照於2011-03-21]

20110321 (75) 伊斯坦堡Topkapi皇宮 [伊斯坦堡(Istanbul)].JPG

照片45托普卡匹宮的第1道大門--帝國之門(Bab-I Hümayün;興建於西元1478)與前方的廣場宮名中的Top是指砲彈kapi意謂大門照片4右前方的建築,是於西元1728年以洛可可風格興建的穆罕默德三世噴泉(Sultan Ahmet III Fountain)

[照片4] 托普卡匹宮的帝國之門與前方的廣場[拍照於2011-03-21]

20110321 (60) 伊斯坦堡Topkapi皇宮 [伊斯坦堡(Istanbul)].JPG

[照片5] 托普卡匹宮的帝國之門與前方的廣場[拍照於2019-01-14]

20190114 (37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大門旁的文字當然不是拉丁文囉[照片6]。您別問筆者,完全不懂。

[照片6] 托普卡匹宮的帝國之門與前方的廣場[拍照於2019-01-14]

20190114 (374)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帶著門票[照片7]且讓我們一起進入皇宮。穿過帝國之門的檢查站就來到一片花木扶疏的庭園[照片8]這裡是第1庭院左手側的紅磚建築是建於西元532年的聖伊蘭尼教堂(St. Irene Church)[照片8~10]

[照片7] 托普卡匹宮的門票

20190114 (320) Topkapi皇宮門票.jpg

[照片8] 托普卡匹宮的第1庭院

20190114 (37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照片9] 聖伊蘭尼教堂(St. Irene Church)

20190114 (38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照片10] 聖伊蘭尼教堂(St. Irene Church)

20190114 (39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走過這一片綠草如茵的庭園前方盡頭就是3道城門中最華麗被稱作崇敬之門(Bab-Us-Selam)的第2道大門[照片11&12]黑底漆金的可蘭經文被鏤刻於門楣,穆罕默德二世的印璽式樣則羅列城門的左右兩側。

[照片11] 前往托普卡匹宮的崇敬之門(Bab-Us-Selam)途中

20190114 (40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經過第2道門[照片12]就是全長130m160m的第2庭院[照片13~

]。這一道崇敬之門除了蘇丹本人可以騎馬逕直入內其他人無分官階高低一律都得下馬步行

[照片12] 托普卡匹宮的崇敬之門(Bab-Us-Selam)

20190114 (40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面向第2庭院的門樓壁面其實非常美麗,根本就是精雕細鏤的藝術傑作[照片13]

[照片13] 崇敬之門面向第2庭院的門樓部分

20190114 (41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正義之塔(Tower of justice)就是照片1中那座山丘頂上的尖塔這是整個托普卡匹宮內最高的建築物[照片14&15]它不是東羅馬帝國時期建的而是穆罕默德二世下旨令建造的。作用是讓所有敢於一試不義之事者知所炯戒,清楚瞭解蘇丹對打擊作奸犯科的堅強決心。在奧圖曼帝國統治時期,每逢要宣告重大事情前夕,塔內的燈就會點燃通霄。至於為何採用格子窗,據說是避免外人得睽見蘇丹?筆者不太明白,深宮內院裡的外人是誰?難道蘇丹成天像個木偶佇立窗前?

[照片14] 正義之塔(Tower of justice)

20190114 (42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照片15] 正義之塔(Tower of justice)

20190114 (422)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御膳房是一棟規模不小的建築[照片16]。,這是不難想像的平時宮中的人數就多達5000一天3每天得負責備妥15,000份餐點豈能容許任何失誤?現在內部是陶瓷器與兵器博物館連中國元、明、清三朝的瓷器都有收藏。

[照片16] 御膳房

20190114 (42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續往前行就是第3道門也是最後的一道,被稱為祝福之門(Bab Us Saded) [照片17]。這一道門,據稱是穆罕默德二世統治期間就建立的。當時帝國的重大慶典或者蘇丹的葬禮儀式,都會在此門之前舉行。不過,目前所見的洛可可風格是在西元1774年,由穆斯塔法三世蘇丹下旨修建的。

[照片17] 前往托普卡匹宮的祝福之門(Bab Us Saded)途中

20190114 (43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穿過祝福之門之後,就是第3庭院,也是皇宮的內庭所在。照片18覲見廳; 照片19則是懸簷與廊柱部分的特寫。明顯的揉合了奧圖曼與洛可可的建築風格。

[照片18] 覲見廳

20190114 (48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照片19] 覲見廳的屋頂與廊柱部分的特寫

20190114 (482)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內庭圖書館又被稱為穆罕默德三世圖書館[照片20&21],位於覲見廳的正後方,差不多是在3庭院的正中央。建造年份是西元1719年,是一棟採用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裡面的書籍,恐怕只有精通奧圖曼土耳其文、阿拉伯文與波斯文的人才看得懂吧。

[照片20] 內庭圖書館

20190114 (49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照片21] 內庭圖書館

20190114 (48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征服者亭樓約略建於西元1460年的穆罕默德二世統治時期,算得上是皇宮內擁有最悠久歷史的建築,內部用來存放帝國的藝術品與各種寶物與各種寶物[照片22]。設計師的構想是讓人可以從任何一個房間眺望第3庭院的景觀。

[照片22] 征服者亭樓

20190114 (45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照片23的建築,筆者不清楚以往是作何用途但是目前它是販售高價珠寶的帝國珠寶店(Imperial Jewelery)乍聽之下深覺突兀。不過,總不能說准許舊時皇宮裡開設咖啡館、餐廳,卻不准經珠寶店生意的吧?這時筆者所在的位置已經是第4庭院了

[照片23] 帝國珠寶店(Imperial Jewelery)

20190114 (49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所謂的第5庭院,則是第4庭院之外面向海峽的外苑了。試想西元1453年之時,博斯普魯斯海峽洋面盡是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艦船,儘管是小型的。對岸山坡上昇起的是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狼煙。可以想見深知處境極為危險的君士坦丁十一世,心情絕對不是筆者當刻眺望時的好整以暇[照片24~26]

[照片24] 5庭院眺望博斯普魯斯海峽

20190114 (50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照片25] 5庭院眺望博斯普魯斯海峽對岸的亞洲區

20190114 (51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照片26] 5庭院眺望博斯普魯斯海峽對岸的亞洲區&博斯普魯斯大橋

20190114 (515)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只見各型遊覽船穿梭於海峽中[照片27]總說思古幽情當筆者倘佯於風光明媚的第5庭院時慶幸當刻見到的只是遊人如織而不是犯境入侵的敵人。只是腦海仍然翻湧起的是:西元前480年沙拉米斯海灣海戰之前的德爾費神簽(The Oracle at Delphi)最後一段的預言:這個木牆會繼續保護你和你孩子的安全….在陸上轉過背來對著敵人你將與他交戰神聖的沙拉米斯它可以毀滅女人的後代那裏有人播種或是那裏有人收穫』。東羅馬帝國顯然為它的末日,自行釘下封棺釘,然而像筆者這樣的後人,不也是因為歷史的轉機,才能進入皇宮一覽逝去的帝國風采的嗎?

[照片27] 5庭院眺望博斯普魯斯海峽中的遊覽船

20190114 (540) 托普卡匹宮(Topkapi Palace)[伊斯坦堡.JPG

   下一篇文章中,遊記將要向讀者們陳述由於美麗的錯誤而建成的藍色清真寺(Sultan Ahment Camii Mosqu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e4咖照 的頭像
JeJe4咖照

JeJe4咖照's BLOG

JeJe4咖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